奧克蘭獲選為2021年最宜居的城市

World’s Most Liveable Cities in 2021: Auckland in New Zealand Tops the Ranking | ArchDaily

經濟學人的2021年度報告中,對於世界宜居城市,紐西蘭的經濟首都奧克蘭,擠掉了過去的榜首墨爾本和蘇黎世,成為了2021年的榜首。

細看了前十名的上榜名單,亞洲就只有日本的大阪,剩下的大多數都是澳洲和紐西蘭的城市,這邊有很大的原因是Covid的占分比很高,紐西蘭和澳洲在疫情的控制相對於其他城市來的完善,在亞洲各國連環爆的同時,紐西蘭幾乎沒有受到甚麼影響,這真的是很神奇的一件事情,雖然我每天都在想紐西蘭甚麼時候也會像亞洲那樣開始有社區傳染,但現在似乎都沒有甚麼跡象,只能說真的神奇。

對於這個排名,心理上的虛榮是有的,有種「終於住到世界最適合居住的城市」的成就感,但話說回來,奧克蘭這個城市也有她本身的問題,像是大眾交通不便,永無止盡的塞車,和居高不下的房價,讓當地人有種莫名奇妙被選為最適合居住的城市的感覺,明明就一堆問題,為什麼還可以上榜。

但不可否認的,紐西蘭整體在疫情肆虐的情況下,倒是過得很安穩,城市的經濟活動正常且持續,戴口罩也只有在大眾交通裡面需要,平時和別人接觸也沒有所謂的社交距離了,在境內想去哪就去哪,沒有甚麼顧忌。這也許和疫情控制得當,以及疫苗漸漸普及有關。畢竟紐西蘭全國上下也才500萬人,不像其他亞洲國家動不動就破千萬,對於疫情控制和疫苗普及都相對容易,這也是紐西蘭的一個優勢吧。

但話說回來,奧克蘭雖然有她不好且需要改進的部分,但整體來說環境真的還不錯,依山傍海,風景漂亮,平時的日常活動也都很充實,相關的資源也足夠,吃喝也比在南島好很多,氣候沒有這麼冷,如果收入能在中位數以上的話 (目前的中位數是42000美金,約120萬台幣),生活其實可以過得很不錯的。

以上,加油加油。

渡邊淳一 《化身》 讀後

如果用簡單的一句話來敘述這本書,就是一位中年大叔愛一位二十二歲年輕女孩,金援三年後分手的故事。

乍聽之下似乎沒甚麼看頭,跟市面上的言情小說很像,但實際上書中對於兩個不同世代在愛情觀上的差異,描寫得很到位,清楚寫出了兩個人從相識,相愛,到觀念出現差異,最後分手的過程,不得不佩服渡邊對於男女觀念揣摩得非常細微,書中許多情節都清楚表現出了觀念差異,如果不是對男女觀念有清楚認知的話,是寫不出來這樣的故事的。

書中的中年大叔49歲,年輕女孩22歲,相差了27個寒暑,都快要可以當大叔的女兒了 (話說大叔的確有兩個女兒,一個24歲,大叔也數度提到自己的新愛人年紀和自己的女兒差不多),這樣的年紀差異在一開始並有明顯的問題,很大原因是因為年輕女孩尚未見過世面,很多事情都是大叔帶著女孩去經歷的,有種「叔叔帶妳看世界」的感覺。由於很多東西都是女孩第一次看到,並展現出很新鮮的模樣,這對於男性的確有著很大的成就感。書中大叔帶著女孩遊歷日本和歐洲,讓女孩了解到了世界的模樣,但也同時漸漸培養出了獨立的個性,最後導致了分手的結局。

書中有幾個印象比較深的橋段:

  1. 吵架時大叔命令女孩「快去做飯啊,等甚麼」,或是「泡茶端上來啊」

這個明顯是上個世代的觀念,老一輩的人 (日本人)認為女生應該要安內,所以家裡的事情應該都要是女人做,包含了做飯燒水煮茶等等,這樣的觀念深根蒂固在大叔的觀念裡,這個在戀情一開始倒是沒甚麼問題,畢竟兩個人一開始都是瞎子,看不見問題,但等到時間久了,當女孩周遭的朋友都是平等的狀態,但自己還要做飯燒水煮茶,甚至當女孩自己開店的時候,大叔還是一貫的要求女孩繼續做著之前的家務時,衝突就很明顯了。

可以看出大叔只是想培養出一個聽話並安順的女友,需要的時候叫來,但並不特別在意她在人生之路上的成長,原因就是大叔已經快50歲了,沒甚麼好成長的了,但女孩才25歲,正是開始摸索世界,要她照大叔的劇本走,恐怕很難。

2.「早知道就不讓她去美國了」,大叔說著,「你錯了,就算沒去美國,問題也遲早會發生。」史子說著。

會對這塊有感觸,就是因為老婆大人的關係。當時去澳洲念書時,老婆大人是生平第一次到國外生活唸書,在澳洲生活體驗的種種都非常新鮮,也建立起了她的世界觀。但當時的我已經在美國當過交換生,也常到中國過暑假,對於出國生活這件事沒有這麼大的反應,所以當時就真的是我帶著老婆大人在澳洲悠悠轉轉,一開始還真的跟書中的劇情一樣 (差異是老婆大人年紀比我稍大,哈哈),有種帶著女朋友看世界的感覺,到後面看得差不多了,老婆的世界觀也開始成形,有自己的想法和價值觀,開始了老一輩所謂的「不聽管教」,書中的歧異也在這個時間點發生。萬幸的是自己是女權主義的擁護者,對於老婆大人想做的事情都是支持,因此衝突並沒有像書中的情節這麼嚴重,倒可說是相輔相成,萬幸萬幸。

3. 「不要和他們說話,只是一群公子哥。」大叔怨到。「可是他們是附近醫學院的學生,講話也很風趣。」女孩說著。

大叔自知比不過年輕人,處處對女孩限制,去哪裡要報備,要打電話回來,不要隨便和陌生男子說話等等,其實這個限制只是加速關係的瓦解,正如俗話所說「越是害怕失去,去去的那天就越快到來」,大叔害怕失去女孩,開始了緊迫盯人,私拆信件,關心女孩行蹤等等,這些行為透露出了大叔的自卑和擔心。反觀女孩一開始也沒有甚麼怨言,但隨著世界看多了,也慢慢有了自己的想法,對於這些限制也漸漸產生抵抗,這真的是怨不得人。

以上,結束這本小說,繼續下一本。

病態肥胖

在看FB的時候,有個美國紀錄片影集系列,講述病態肥胖患者的減重過程,看了幾集之後,覺得自己還是幸運的。

這些病態肥胖患者,體重隨便都是200公斤起跳,300-400的也不少,生活起居都是問題,很多時候就只能躺在床上,吃喝都在床上解決,根本沒有外出。由於體重過重,許多正常人的活動他們也無法從事,加上周遭人們的異樣眼光,使得患者更不想要出門,透過進食來緩解心理的壓力,結果就是體重繼續飆高,威脅生命。

對於過重的患者來說,這些驚人的體重對身體各器官所施加的壓力,會對生命造成強大的負擔,嚴重時會出現器官衰竭甚至死亡等等後果,都離這些患者很近,唯有減去多餘的體重,才有可能或下來,否則只是越往死亡的方向前進。過去的刻板印象都會覺得胖子減重很容易,因為只要少吃一些就可以瘦下來,但實際上正常人要瘦都不是很容易了,對於病態肥胖的人就更困難。會有這種刻板印象主要來自於所瘦下的體重。由於病態肥胖者的基數大,瘦個3%在公斤數上就是10公斤,但對於正常體重的人,3%可能還不到3公斤,造成有種胖子隨便瘦一下就可以減掉很多重量的錯覺,所以單單看減去的體重量並不準確,而是要看百分比。

另外影片中也談到,病態肥胖的主因,很多都是心理疾病造成,只是心理疾病所導致的壓力,患者是透過甚麼途徑來緩解,如果是透過打遊戲,那就會重度沉迷;如果透過進食,那就會造成病態肥胖。透過節目可以發現,許多患者都是小孩是或多或少遇過創傷,像是家庭不和睦,父母離婚,遇到家暴,遭遇性騷擾甚至是強暴等等過去創傷,導致患者從其他方面像是食物來獲取安全感。有案例是患者小時候遇到家暴,因此透過不斷進食來緩解壓力,可想而知這樣的情況下要他們減重談何容易,因此在協助病態肥胖患者減重的過程,除了生理上的胃繞道手術之外,多半會輔以心理諮商,把過去的原因找出來,透過心理治療的方法來切斷創傷所造成的壓力與食物的連結,才能真正意義上地讓患者重獲心靈上的自由,順利完成減重手術。

以上,自己還是幸運的,有機會時回饋社會,幫助他人,也是善舉。

六月的到來

六月過了一半,移民的事情也有了眉目。

紐西蘭的移民相關規定終於出爐,主要變化在薪資的中位數,從$25.5換成$27,雖然說這個消息在年初就已經有在流傳,但今天是紐西蘭官方證實這個變化,其實也是好事,畢竟只調薪資不動其他條件,算是很幸運的。有鑑於許多職位都能達到這個$27中位數,身邊也有不少朋友達到標準,可以遞交EOI,算是一個好消息。至於自己則要等到六月中才知道是否有調薪成功,還要再等等惹。

工作部分倒是沒甚麼大變化,現在除了接接Connection,就是去上一下碼農的內部訓練課程,看著滿牆的程式碼,真的是有聽沒有懂,只知道內部要針對程式碼做出變動,至於怎麼變就不是我能插嘴的了。話說回來也到職4個月了,每個月的目標也慢慢提高,希望這個月也能順利完成每個禮拜2個Connetions的目標,保持在每個月10-12個連接標準上。

以上,加油加油。

美沙酮門診:戒毒工作實錄 之讀後感

這本書的作者在中國,原本以為這樣的門診是在美國才有,查了一下台灣其實也有美沙冬門診,算是開了眼界。

美沙冬,Methadone,主要用來當作替代海洛因的藥品,由於海洛因的成癮性高,戒斷症狀過於強烈,因此開始有美沙冬門診,用飲用的方式代替注射,讓患者慢慢的戒除海洛因,而且由於市政府管制藥物,能控制使用的人和便於追蹤。

從本書的紀錄來看,海洛因的成癮性極高,頭一兩次使用可能沒有感覺,但如果連續使用一個禮拜以上,就會有很強的成癮性,醒著的時候就是在找藥,為了海洛因籌錢變賣家產家破人亡的憾事時有發生,因此政府推行替代藥品美沙冬,讓患者能慢慢的戒除藥癮。

書中的資料對於戒斷症狀也寫得很詳細,根據成癮者的敘說,藥癮發作時的痛苦,我們沒有經歷過的人沒有辦法了解,像是全身劇痛、骨頭痛、流淚、全身像有螞蟻在爬等等,那種痛不欲生的戒斷症狀和折磨,讓患者只能不計代價的去找藥來緩解這樣的症狀。有許多案例就是因為患者自行中斷美沙冬的治療,戒斷症狀出現後無法抑制,只能回頭找海洛因,導致前功盡棄,要整個重來。之前我一直很疑惑為什麼很多案例都無法離開毒品,強戒或是送去戒毒所,回來就繼續復吸,難道真的這麼難戒? 在閱讀完本書後,才從個案例中了解海洛因的戒斷症狀實在太強烈,讓政府不得不用美沙冬來替代,減緩戒斷時期的痛苦,想想也是,不然也不會有這麼多藝人涉毒,或者是信誓旦旦說要戒毒但是又復吸的案例了。

使用海洛因除了成癮性和戒斷症狀以外,另外一個伴隨著的問題就是血液感染問題,B肝C肝都算小事,愛滋病和肺結核都很常見,原因就是共用針頭的問題。施打海洛因的針頭不是這麼好找,而且很常都是一群人用同一支針頭,A注射完後在水龍頭下沖一沖,就換B注射。書中說到難道都不在意血液感染甚麼的,患者說藥癮來的時候痛不欲生,沒有人會去注意,都只想趕快補下去趕快好受一點,打到後面針管因為多次注射變鈍,還會在水泥地上面磨尖後繼續使用,就知道藥癮的嚴重程度。書中也說到政府組織會定期去地方做針頭交換,拿乾淨的注射器去換已經不能用的注射器,至少減少血液方面感染的問題,可見海洛因其恐怖的成癮性,讓政府都只能被動的做些防禦措施。

以上,透過本書,對於海洛因的了解更多了些,還是老話一句,毒品不要碰,一旦使用了就很難回頭,只會害其一生,不得不慎。

假日出遊1.0

出遊1.0,是記錄一下來紐西蘭快兩年了,除去從基督城跑來奧克蘭的長距離搬遷以外,這次休假應該是第一次單純是出遊,而且待過夜的旅遊,看來因為疫情關係,之前出遊都沒有過夜的,省錢省錢,難得奢侈一回。

其實能這樣跑出去玩,很大原因是老婆大人的Job Hunting終於告一段落了,順利拿到奧克蘭科大(AUT)的職缺,而且是Fixed Term Full Time,至少擺脫了Temporary Contract的泥沼,正式向Full Time Permanent 晉級,也算是一件喜事。這樣一來老婆大人的「重回學術領域」的夢想也成真,之後表現良好,相信從Fixed Term換成Permanent 也不是甚麼困難的事,值得恭喜恭喜。這樣一來,也就達到了夫妻兩人都有全職的這個計畫,想想我們還是很幸運的,身邊的朋友給了我們很大的幫助,當看到還是有很多同學還在找工作的折磨中,或是直接放棄回國,就覺得我們實在非常幸運,兩個人都拿到全職工作,能繼續這個在紐西蘭的旅程。

當然,當我們有生活有餘裕的時候,也要能給予。因此我也招集過去的同學,弄了一個群組,大多數的群組成員都已經有正職工作,大家藉由分享自己公司的職缺,讓其他人也有個機會能找到心儀的工作,畢竟有認識的朋友在裡面,就能幫忙內推,像我工作的公司最近在徵Customer Success,就幫忙內推之前同組做報告的朋友Jorge,也算是幫別人一把,讓大家都能盡快脫離找工作的輪迴。

希望大家的生活都能越來越好。

《出家》張忌長篇小說

博客來-出家

離上次看中文書應該有段時間了,之前在柬埔寨的時候,由於中文書不好找,很多時候都只能趁去中國出差時買個幾十本回來看,看的也大多是小說類,也這樣對於中國的人文風情有比較深的了解。

來到紐西蘭後,原本想說這樣的書籍應該也是沒戲了,沒想到在奧克蘭各地區的圖書館,都有外語書籍區域,裡面有些書還蠻新的,也有雜誌等等,看來已開發國家就是不一樣,這樣的資源能免費提供,民眾能自己選喜歡的書來看,也算是非常幸運。

這次借的書,有一本書的書名是『出家』,這類的小說很大部分都是在描寫大時代小人物的生活,對於這樣的書籍我也很喜歡,畢竟比起其他的勵志書籍,這樣對於小人物生活的描寫,才是真正的生活。像是主角身兼數職時,曾感嘆道,「生活就像是個大杓子,賺了錢之後,又一大杓子被挖走,永遠都存不到錢。」或者是,「一年能存五萬,二十年就能存一百萬了,我開始幻想,如果把這些錢都換成一元的硬幣,能不能把我現在這間出租房給填滿?」,還有「回家的路上,看著城市滿滿的燈光,想到其中有一盞是我家人幫我點著的,我知道我還有個歸宿。」等等,都是用很平靜的口語,敘述的一般人的生活。

書評的部分,也把這本書和「活著」以及「許三觀賣血記」比較,個人覺得由於這幾本書的時空背景差異太大,所以這樣比不是很適當,因為出家這本書的背景,大概就在2010年左右,相對比較靠近現在的生活。不過生活的辛苦倒是差不多,為了家人存錢,工作打拚,這點大家都差不多。

以上,這樣以後就有個地方可以借中文書來看惹,歡歡喜喜。

奧克蘭的冬天即將到來

之前來奧克蘭的時候,剛好遇到夏秋交際,經歷過基督城冬天折磨的我們,對於能在冬天來臨時躲在奧克蘭這件事,感到欣喜萬分,每天早上起來,就是嚷嚷的說,哎呀,才12度,OK啦,基督城都已經是負的了,奧克蘭還好啦之類的,然後走路去上班。

想想也是,也許是經歷了零度的訓練,現在如果溫度還能有個兩位數,都覺得非常正常,倒是同事會喊冷,這時Khae就會說覺得冷的話去基督城活個一年,包治百病。

話說回來,奧克蘭的生活有優有缺,個人倒是適應的很快,不特別覺得說有甚麼不方便或是麻煩的地方,畢竟是走路去上班,所以也沒遇到奧克蘭最惡名昭彰的塞車。不過老婆大人對於奧克蘭的交通頗有微詞,因為她上班的話,要坐火車後轉公車,前前後後一個小時多才會到,萬一塞車的話就要更久,也難怪她這麼認真要去考駕照,就是為了不要再被塞在車陣裡,所以才這麼努力看那些交通規則。印度的友人也是對於交通抱怨不已,他們也是上個班就要開個一個小時的慘狀,加上雖是科技類工作,但是要隨時注意系統的資訊,非常辛苦,所以直說等時機成熟了,要馬上搬回去基督城,過著輕鬆悠哉的日子。

也許這就是不同的偏好吧。

台灣疫情再起

看來疫情還是有一樣的傳染性,其實當印度的疫情狀況非常嚴重的時候,就應該要想到這樣的情況遲早會擴散,這個在去年就發生過了一次,這次當印度確診數飆高的時候,大家都還感覺置身事外,其實在當時就應該要有防備,很有可能會擴散到東亞區和東南亞區。結果等到越南新加坡都爆了之後,台灣也閃不掉了。

如果以這個邏輯來推想的話,我覺得紐西蘭應該也差不多了。去年當全球疫情起來的時候,我還在想紐西蘭離這麼遠,應該沒有問題,沒想到沒多久就爆了。這次台灣越南這些防疫優等生都炸了,其實離紐西蘭跟著淪陷,應該也不會太久了。

希望大家都平安。

DW Live 之看電視習慣改變

DW是一家德國的電視公司,由於我們很少看電視,但是有時還是想看看新聞,由於那些大牌的電視台像是BBC、CNN等等的頻道,都沒有Live的頻道,所以都只能看一段段的影片。之後發現DW 在Youtube上有上傳Live的頻道,加上報導地內容也比較中立,所以變成了現在吃飯和早上出門前的寵兒。

DW Live: 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qMtcWqCL_UQ&ab_channel=DWNews

雖然是德國的電視公司,不過內容都是以英文呈現,所以樂廳上沒有甚麼問題,另外加上以歐盟的立場來報導,除去了美國的觀點,因此我覺得聽起來比較中立,另外DW也出了很多紀錄片,報導的深度和廣度都屬上乘,建議可以看看。

也因為這個DW頻道,也看到了很多時事,這比之前看FB的新聞來的有趣很多,而且也來的全面,像是美國因為擴大打疫苗,慢慢地解封;印度疫情的現場;和亞洲等等事務。

以上,記錄一下。